? 鬥破蒼穹之花宗秘史視頻_鬥破蒼穹之花宗秘史視頻在線觀看_BT電影天堂
      1. 鬥破蒼穹之花宗秘史

        類型:哔哩哔哩 地區: 印度 年份:2021-06-25 05:29:57

        劇情介紹

        鬥破蒼穹之花宗秘史

        時間悄然無聲地流淌 ,眨眼一個月就過去了。

        这期间  ,沈逢安一直住在西郊别墅。他照常和从前一样 ,该玩的玩 ,该赴的牌局赴 ,人前不露半点情绪端倪 ,只是夜晚回到别墅时 ,总会在楼上的卧室外站上一会。

        不進去 ,就只是盯著那扇門。

        他也不在房間裏睡 ,那麽多間屋子 ,忽然間全都成爲荒涼的墳墓 ,怎麽睡怎麽不踏實。

        他只好睡在客厅沙发上 。

        被砸烂的客厅早就恢复原样  ,从沙发到大门之间的摆设全部移除 ,他一睁开眼 ,就能望见有谁从外面走进来。

        有時候半夜醒來 ,恍惚瞧見落地窗外黑影閃過 ,一下子清醒 ,鞋也顧不上穿 ,走到窗邊才發現 ,原來是外面的樹枝被風刮落。

        沈逢安站在窗前 ,望見玻璃裏自己的倒影 ,他這張意氣風發的臉上 ,少了平日遊戲人間的肆意 ,多了些他從不敢沾的東西。

        他喜欢女人 ,喜欢欢爱  ,喜欢一切能带给他快乐的东西。

        唯獨不喜歡的 ,就是貪戀。

        沈逢安盯著玻璃看了許久 ,看到的是自己 ,想到的卻是阮糯。

        小女孩年紀輕 ,做事倒很麻利。分手後的第二天 ,就請人將屋子裏屬于她的東西全搬了出去 ,特意挑他不在的時候 ,搬完之後又讓人留下鑰匙。

        她不僅歸還了別墅的鑰匙 ,而且還主動解散了他爲她建立的工作室。

        圈内人闻风而动  ,就连他这个不关心娱乐圈消息的人都听说了 ,几大公司抢人抢得头破血流 ,使出浑身解数 ,只为签下她。

        她比從前風頭更盛。

        只是再如何红火 ,毕竟是个没站稳脚的新人 ,背后没人撑腰 ,免不了受人牵制 。圈内的规矩 ,他或多或少都知道。从前不关心 ,只是因为所有的规矩在他面前  ,都不是规矩。

        沈逢安整宿整宿地抽烟  ,在牌局上越发变得沉默寡言 ,周围人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踩到地雷。

        沈逢安这人 ,平时看着不声不响 ,但要是动起怒来 ,毁天灭地  ,不将人往死里整决不罢休。

        这时候大家就羡慕起陈寅来 。尤其是和沈家亲近的人 ,知道陈寅是沈逢安的便宜儿子 ,别人不敢做的事 ,陈寅样样都做 ,最近更甚。这头沈逢安处在低气压中 ,那头陈寅就欢天喜地天天发朋友圈。

        嗨得不能再嗨。

        “嘻嘻嘻嘻 ,今天我又來接機啦。”附圖片 ,阮糯機場美照九連拍。

        “今天她不高興 ,求問大家怎麽哄。”附圖片 ,阮糯保姆車小憩九連照。

        大家紛紛在下面點贊。

        有人看出不對勁 ,在下面問 ,“照片角度 ,瞧著都是偷拍的啊 ?”

        陳寅拿手機看了一秒 ,隨即將這個砸場子的人拉入黑名單。

        他坐在新買的勞斯拉斯裏往外看 ,打電話問外面的保镖:“安全了嗎 ?”

        保镖:“安全。”

        陈寅这才敢下车。下车的时候不敢太明目张胆  ,一身风衣捂得严实 ,出于求生本能 ,警惕地朝四周张望。

        果然如同保镖所說 ,沒有出現他爸的追捕大隊。
        鬥破蒼穹之花宗秘史r>上次從休息室離開後 ,沈逢安言出必行 ,誓要將陳寅丟去孤島 ,陳寅每天東躲西藏 ,換房換車 ,不敢重樣 ,就怕被沈逢安的人逮到。

        光是這種小手段 ,壓根撐不過幾天。還好他有沈老爺子撐腰。陳寅發揮了他過去二十年積攢的求疼愛本領 ,成功地開通了沈老爺子的守護功能。

        雖然如此 ,陳寅依舊不敢松懈。就怕沈逢安帶著他的抓捕大隊卷土重來。

        陳寅拉緊風衣 ,一米八八的個頭 ,清秀英俊 ,往人群中一紮 ,格外顯眼。

        今天他是來等阮糯的。

        阮糯簽了新公司 ,行程變得格外多。工作室解散後 ,她也不再用他這個經紀人。就連平時見面的次數 ,也變得寥寥無幾。

        他以为她在生气 ,迫不及待想要讨好她 ,即使不再担任她的经纪人 ,也照常为她四处奔波 。顶着被沈逢安逮捕大队抓到的风险 ,像从前那样为她抢资源抢项目 ,即使她并不回应他 ,他也甘之如饴。

        二十岁的小伙子 ,朝气蓬勃 ,精力充沛 ,想要什么  ,就直接冲。

        永不言棄 ,是陳寅新改的座右銘。

        陳寅天天扛著大炮追阮糯的行程 ,從貼身經紀人淪爲粉絲第一站子 ,僅僅只用了兩個月時間。

        有時候陳寅和粉絲一起站在街邊吃盒飯 ,沒人看得出他是個風光無限的富二代。大家親切地喊他“陳哥”。

        刚露面  ,就有人和他打招呼:“咦  ,陈哥今天没扛炮啊 ?”

        陈寅笑得春光灿烂:“今天不是来追行程的 。”

        盼了八百年 ,終于盼到阮糯給他回信息。

        ——“见个面吧 。”

        他給她發n條 ,她沒搭理過 ,直到昨天夜晚淩晨 ,突然給他發了這麽條信息。

        他看完消息 ,激动得当即召人来家里开party  ,一人一台ipad,大战各论坛黑子。

        在外面花坛等了一会 ,收到电子版通行证 ,顺利进入她所在的楼层 。

        他认得她的新经纪人 ,是以前做制片人的陈姐。他从外面讨来的合约资源 ,悉数都递到她手里  ,由她转交给阮糯挑选。

        陈姐指了指门 ,示意人已在里面等着 ,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

        陈寅一进去  ,就望见阮糯清丽的笑颜 ,她软嗲嗲地朝他挥手 ,“乖崽  ,好久不见。”

        他忽地緊張起來 ,目光黏在她身上 ,怎麽看怎麽不夠。

        她比从前更漂亮了。镜头捕捉不到的灵气  ,此刻满溢而出  ,她光是冲他眨眼一笑 ,就足以让他奉上所有的魂。

        大概是做粉丝做久了 ,此刻见到真人  ,他竟不知所措  ,好像是第一回见她似的 ,整个人又呆又愣 。

        阮糯斜躺在靠枕上 ,声音娇媚 :“快过来呀。”

        陳寅回過神 ,箭步沖上前 ,差點一個踉跄跪在她跟前。

        他和她隔了一個茶幾的距離 ,眼神直勾勾地 ,含了千言萬語。他早就被她馴服 ,時隔兩月見面 ,竟下意識喊了聲:“小媽。”

        刚落音  ,他脸红起来 ,又窘又尬  ,悄悄地鬥破蒼穹之花宗秘史瞄她 ,她咯咯笑得歡快。

        陈寅也跟着笑起来 。

        她笑着看他 ,开门见山 :“陈寅 ,回去好好当你的花花公子 ,别老跟着我 ,我不缺你这一个粉丝 。”

        陈寅满腔兴奋忽地凝止。他鼓起腮帮子  ,义正言辞地表示:“我就爱追你。”

        “可我不愛吃回頭草。”

        陳寅氣悶悶 ,“那我去整容。整個大變活人 ,就成新人了。”

        她慵懶地伸出手 ,剛沒碰到他 ,他就自己送過來 ,下巴蹭著她的手心 ,苦巴巴地望她。

        她顺势捏捏他的脸  ,“别对我放电 ,这招对我没用。”

        他立刻問:“那怎樣才能有用 ?”

        氣氛沈默數秒。

        許久 ,女孩子的聲音重新響起 ,柔柔的 ,像是絲綢從耳朵邊滑過一般 ,“陳寅 ,聽說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嗎 ?”

        他自然知道  ,但是不能说知道 ,只能试图用自己的真心挽回:“我过去不是人 ,现在想好好做个人 ,不求你接受 ,只求你别拒绝。”

        他清楚自己有多無恥。事實上 ,他壓根沒有資格指責他爸花天胡地。

        他從小就沒有母親 ,唯一得到的只有錢 ,習慣了像他爸那樣 ,用錢解決問題。後來長大了 ,又學著他爸那一套 ,天天往女人堆裏紮。

        沒有人管過他 ,也沒有人教過他該如何對待一顆真心。如今後悔了 ,只能恨自己 ,年少輕浮。

        但他做好了還債的准備。他不像他爸 ,穩如泰山只爲裝逼。他完全可以不要臉的。

        陈寅揉揉鼻头 ,眼里有了泪 ,颤抖地将她的手握在掌心中  ,小心翼翼地同她说:“阮糯 ,我想了想 ,觉得你不能就这么放过我 ,你得尽情蹂-躏折磨我 ,这样 ,你嫁给我 ,咱俩隐婚  ,我天天躺平任你打 。”

        她含笑看着他 ,“陈寅  ,别闹。”

        陳寅:“我沒鬧。”

        她湊上前 ,溫柔地點了點他的額頭:“我做過你爸的女人 ,不可能嫁給你。”

        她說得決絕 ,他再也忍不住 ,眼淚奪眶而出 ,啞著嗓子求她:“我戀母 ,我變態 ,我就愛禁忌戀。”

        她轻笑出声 ,一双白皙的玉手自他的脸颊滑落 ,细细地将真话说给他听 :“陈寅 ,我不爱你了 ,你就是等上一辈子 ,我们之间也决不可能……”

        陈寅不敢再听下去 ,在她说完之前 ,转身冲出房间 。

        走廊 ,年輕男人靠牆哭得傷心 ,肩膀一抖一抖的 ,兜裏手機震動 ,響了兩次 ,他才接起來。

        视频那头 ,沈老爷子好奇问:“陈寅 ,你怎么哭成这样  ?谁揍你了 ?”

        陳寅嚎啕大哭:“爺爺……沒人……沒人……揍我……”他想到什麽 ,張著一對黑亮大眼睛 ,濕漉漉地對那頭懇求:“爺爺 ,我想娶媳婦 ,你能不能幫我來個強取豪奪啊 ?”

        話音剛落 ,沈老爺子身邊露出一張臉。

        沈逢安搶過沈老爺子的手機:“陳寅 ,我他媽打不斷你的狗腿。”
        詳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