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彭丹電影視頻_彭丹電影視頻在線觀看_BT電影天堂
      1. 彭丹電影

        類型:哔哩哔哩 地區: 印度 年份:2021-06-04 18:41:32

        劇情介紹

        彭丹電影

        “她就是克洛提德 。”

        方然:“......”

        Σ(??Д??)啥!!!!

        “啥啥啥...莎伦就是玲你说的...第二零骑 !?”

        得知一直被自己吆來喝去 ,在包括購物溜達的各種事情上委(強)以(人)重(所)任(難)的女仆長 ,竟然是不夜宮的第二零騎 ,聽的目瞪狗呆的方然一下子就口齒不清的慌張起來。

        他終于有些體悟到孟浪得知那天來買刨冰的崔妮蒂就是執行官的感覺 ,

        那感覺就是感覺自己離狗帶就差了那麽一丁點感覺的感覺...

        “噗...她...她不是什麽嗤...嗤...刺殺者的能力吧...”

        方然感覺自己眼角忍不住一抽一抽的問道 ,說實話 ,一百年前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已經足夠小心謹慎的考慮到方方面面了 ,但竟然還是沒能防住所有的意外 ,而且竟然都讓一個A級潛到自己和玲身邊來了!

        一眼就看出這個慫貨在後怕著什麽 ,想起這個家夥曾經還‘色眯眯’的盯著對方的女仆裝瞅的事情 ,玲微微咬牙的撇過頭不鹹不淡的開口:

        “她的能力是術式重組 ,通過拆分自己所掌握的魔術、魔法等等神秘側能力 ,重新構建出更強、更多效果的術式 ,就像是科技者中的施密特一樣 ,也是不受能力框架限制的特殊存在 ,”

        “而且就是她幫助施密特開發出了代表不夜宮特色的——魔導科技。”

        整個人從剛才開始就聽的愣愣的方然咽了口口水 ,神色無語驚異的汗顔。

        術式重組...能自由拆分構建各種效果的更強魔法 ,這是什麽聽起來好像是主角專用一樣的扯淡能力...

        “你遇見的還只是一百年還沒有成爲零騎的她 ,當時已經是A級的她就能給你那樣的感覺 ,現在面對她你覺得你能有勝算麽?”

        聽到玲的這句話 ,方然看著自己腳底下將近一百米的懸空 ,用指尖撓了撓臉頰的承認:

        “額...總感覺大概會是被對方各種神秘離奇的法術弄的找不到北的樣子...”

        “算你聰明。”

        坐在‘游夜’的肩膀上 ,黑色长袜的纤细双腿下是那双老式的牛皮短靴 ,玲其实不想说的这么严厉的 ,虽然是依靠‘无限’的力量 ,但是从刚觉醒不过几个月就能达到这个层次的力量  ,方然绝对是夜战曆史上唯一的参加者。

        但也正是對于這樣的速度 ,對于那股連她都感覺到的巧合 ,玲感到了擔心 ,所以盡可能的她想讓方然知道夜戰世界的危險 ,知道那些他不是對手的人 ,幫他擺脫沒有心髒的隱患 ,

        別再像那個戰爭中什麽都做不到 ,只能聽著那對男女笑著安慰讓自己先走的小女孩 ,

        因爲她害怕一轉身 ,連這個總是在她面前笑著的笨蛋也不見了。

        “額...那個玲你今天不光是因爲要告訴我這些吧...”

        听到方然这么一问 ,玲突然抬起浅金色的眼眸看着被吊在面前的他 ,然后一打响指 ,念力顿时一松 。

        墜落感傳來 ,這將近百米原本應該讓正常人可以在尖叫中變成番茄醬的高度 ,並沒有讓方然驚慌的同時反倒讓他楞了一下 ,

        气流飞速在耳边划过  ,看着朝着自己面前冲来的地面即将撞上的那一刻  ,方然才一甩银断龙牙 ,银白链刃在他身前划出半弧 ,【浮牌】的光芒在龙脊凹槽亮起 ,

        在落地前的一瞬間身體停住 ,輕輕的落在了地上 ,有些驚奇玲竟然這麽輕易的放自己下來了。

        而同樣從‘遊夜’的肩膀上跳下飄落 ,玲看著這個曾經被自己同樣從百米的空中扔下只會嚇得嗷嗷直叫的家夥 ,不知不覺已經可以做到波瀾不驚。

        感知到玲的动作 ,但是努力控制自己别往那边看 ,不然方然感觉自己又要被贴上下流的标签  ,不过想起曾经去叫玲起床还有一起睡在马车里的记忆 ,他又忍不住感叹一个会被打死的念头。

        唉 ,女兒大了啊 ,明明小時候還不在意這些的來著....

        哥特裙摆微微荡起 ,露出穿着黑色长袜的纤细双腿上的一寸白皙 ,牛皮短靴的鞋跟敲击在地上 ,看到方然手中变了个样子的银断龙牙  ,玲精致的眉毛一挑 :

        “看來你好歹還知道研究一下自己的能力。”

        “啊哈哈...”

        看了看自己手中龍脊猙獰銀白華美的鏈刃 ,方然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讪笑。
        彭丹電影
        “參加者專屬武器的數值基本固定 ,但可以通過場景獲勝得到稀有的獎勵提升 ,在達到封頂的情況下就可以完成解放 ,雖然能做到的人寥寥無幾。”

        玲微微皺眉的抿了一下嘴唇 ,站在地面上依靠身體控制行動對好久不這麽幹了的她有些不適應。

        “額...但是外觀值不是上來就可以選滿麽 ,夜戰世界古往今來那麽多參加者沒有一個這麽選的麽?”

        聽到玲給自己解釋到這件事情 ,方然眉頭一動 ,問出這個他一直以來都很好奇的原因。

        “我記得我應該和你說過你當時的賦值模板是我給你簡化之後的樣子 ,正常參加者的情況可是上百個數值變量考慮選擇 ,沒有勢力和引領人提供過往的經驗得出的最優公式的情況下 ,努力不做出多余無用的選項就足夠費力的了 ,”

        “谁会考虑在角落里都注意不到外观值  ,而且就算注意到了解放外观值也没有任何对于战力上的有效提升 ,远远不如其他选项 ,比起这个...”

        稍微适应了一些身体情况 ,玲再次用念力控制身躯的离地漂浮  ,让自己比眼前握着银白龙脊链刃的青年高出一分的开口问道:

        “在北極的時候 ,子夜給你的那顆核心這次你是融合在它裏面了?”

        “啊...是啊...”

        聽到玲問起這個 ,方然擡起手裏解放了的銀斷龍牙 ,一截截斷裂開的龍脊構成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劍鋒。

        “事實上要不是它幫我分擔了一部分‘無限’的壓力 ,我支撐的時間可能會更短。”

        北極裏 ,和以往把核心融進心髒不同 ,解放了專屬武器外觀的方然可以改變銀斷龍牙的形態 ,通過它來激活外載魔能核心的同時 ,連減少一部分直接對于身體的負擔。

        纤细精致的少女漂浮在他的身前 ,看着眼前平静的握着手中那柄龙脊链刃的青年 ,和初见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 ,庞然瑰丽的‘游夜’在他们身后安静沉睡 ,像是沉眠一侧的巨人 。

        “方然  ,你知道你现在作为一名参加者最欠缺的是什么么 ?”

        突兀的 ,少女平靜認真的看著他開口問出了這個問題。

        突然被這麽問道 ,方然臉上的神色楞了一下 ,然後微微沈默的思考了一下 ,按住額前碎發的無奈歎氣 ,低垂的眼眸看著手上的銀斷龍牙。

        “大概是更優秀強大的能力手段和更加精細節約的魔能運用吧...”

        已经说明过的很简单的道理 ,其他的A级一定是没有像方然一样可以挥霍的魔能  ,那不过过万的魔能值他们是怎么做到足够使用 ,发挥出媲美甚至远超方然数万魔能投入的威力的呢 ?

        無非就是這兩點原因。

        沒有誰的能力是一開始就強大的 ,也沒有誰的能量是一開始就夠用的。

        方然早就清楚了 ,他既沒有像是魔女那樣融合不知多少能力誕生出的玩偶那樣優越的‘手段’ ,也沒有任何一名A級對能量值運用上的精細。

        揮霍著‘無限’的魔能來彌補這兩者的差距 ,那只是他想到的捷徑罷了。

        但是玲看著他 ,平靜的聲音堅定輕聲的否認。

        “不 ,并不是 。”

        双眼微微睁大 ,方然抬起视线意外的看向面前的少女 。

        不是這些?

        “更加优秀的能力手段和更加细致的能量运用固然是你欠缺的东西 ,但要是按照这种硬性标准  ,你现在不知道还欠缺着多少同样等级的东西 。”

        淺金色的眼眸瞥過方然的位置 ,玲挪開視線的輕聲平靜開口:

        “E級對于能力的適應和相信 ,D級單方面的能力增強和對于弱點的補足 ,C級全方位戰力的成型整合 ,B級摸索發展出屬于自己能力最強的一條道路 ,直到突破A級力量升華...”

        說到這 ,玲眼睛裏沒有玩笑的看著方然 ,讓他在這一刻真切的感覺到自己面對的不是普通的少女 ,而是和她說出的那些名字一樣強大的A級上位!

        “這所有曆經的一切 ,是一名參加者需要十年、百年...甚至一生都無法達到的時間 ,”

        “能力效果的融合进阶、精神力控制的精确打击、多余威力的能量削减、最低化的能量使用....等等这些能力的优化和能量的运用  ,那都是在这经历中最少以年为单位 ,在一步步熟悉尝试中才可以拥有的东西。”

        努力的平靜著心裏那份想被抱住的情緒 ,把視線放在方彭丹電影然的眼睛上 ,玲對視著他深吸了口氣的平靜開口:

        “别好高骛远了  ,你不过才觉醒了几个月而已。”

        怎么说呢  ,听到从玲口中说出的这些话  ,方然感觉到了格外的说服力 ,被这么一提醒  ,他才内心楞了一下苦笑的反应过来 ,自己好像一直拿那些A级当成了对比。

        相當新奇的感覺 ,因爲從來沒有人教過方然這些事情 ,從來沒有人告訴過他該怎麽怎麽做 ,到目前爲止他所有的東西都是他自己想出來的 ,

        感觉身为参加者的道路上 ,突然有了指导自己的老师  ,让方然觉得安心可靠的同时感觉到了一股现在是玲教自己了的奇妙。

        原來那位女王說的...是這麽一回事麽...

        恍惚間 ,方然又想起了那道像光一樣偉大又溫柔的身影。

        “那玲...我現在最欠缺的是....?”

        突然湧出了好奇 ,方然對著玲問道 ,然後收獲了玲一個看白癡的眼神以及不知道爲什麽輕哼挪開視線的回答。

        “無論是能力的優化還是能量的運用 ,不過都是反映在戰力上的一種因素 ,但你已經有了摸到那個層次的力量 ,爲什麽還要考慮這種只能在潛移默化中發酵質變 ,錦上添花的東西?”

        又恢复成了平时那副高高在上的女王模样 ,玲用余光看着方然的冷声不屑 :

        “既然擁有‘無限’這種超出常識的東西 ,最優先的當時是考慮收益最高、發揮出它力量就可以解決那兩個問題的選項 ,誰告訴你參加者一定要老老實實循規蹈矩的。”

        ( ̄д ̄;)額....

        臥槽 ,好有道理啊!

        一瞬間 ,整個人眼神呆呆的一愣 ,聽完玲的話方然感覺自己就像醍醐灌頂一樣 ,好像找到了方向。

        以前的时间 ,他心底里其实一直觉得自己解放核心的实力其实已经够用了 ,从来没有考虑过怎么变强  ,但是冰海之上 ,面对那道光影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所展现出来的一切 ,

        方然知道自己還遠遠不足。

        所以真的要思考起变强的方法  ,他突然发现自己又变回了那个普通的大学青年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失去了作爲魔能中樞的心髒同時 ,你也獲得了可以借助外來魔能核心的能力 ,既然你有可以通過這種方式提前獲得‘無限’在A級過萬魔能下的狀態 ,那你現在需要考慮的...”

        “怎麽維持住那個狀態。”

        聽到玲的這句話的那一刻 ,方然好像隱約明白了玲要說什麽的輕聲疑問:

        “所以玲你是說...”

        轻呼了口气 ,玲的那双浅金色眼眸微微眯起 ,昂起天鹅般雪白的脖颈 ,终于说出了玲今天刚回来就把方然留下的真正目的 。

        “沒錯 ,你現在最欠缺的 ,是解決‘無限’對你身體負擔的方法。”

        “就像冰海上你借助那個魔女禁忌的黑魔法召喚儀式 ,把自身生命、魔能和那些不死玩偶還有內部的媒介相連接 ,最後面對那個人的樣子。”

        聽著玲的話 ,讓方然回想起冰海上 ,從數千米的祭品陣芒中出現 ,再次擁有名爲‘魔王’的力量的那一刻 ,神色微微一愣 ,然後他有些苦笑的揉了揉臉歎氣:

        “但那都是那個人借給我的力量 ,我不想再讓任何人替我...”

        “不需要有人替你。”

        玲輕聲平靜的打斷了方然的話 ,那雙眼睛裏充滿著屬于‘遊夜天使’的驕傲清冷的開口:

        “需要別人的力量才能解決的方法也根本無法長久維持。”

        被這麽一句話說的眼神一滯 ,思考被打斷方然有些困惑不解的呆呆問道:

        “那還有其他能解決‘無限’對身體負擔的辦法?”

        聽到他這麽問 ,玲的視線看向了他手裏解放了的銀斷龍牙。

        “你不是用那柄劍分擔了一部分來自‘無限’的壓力麽 ,那既然這樣918博天堂注册 只需要用一個既屬于你的一部分、又能承受更多負擔的‘強大事物’替代你承受那些負擔就可以了....”

        空曠的地下A級訓練場中 ,青年看到眼前纖細精致到不真實的少女 ,擡起視線看向在這個無比巨大空間中沈睡、夜幕蒼穹般漆黑瑰麗的機械天使 ,話語平靜的輕聲開口:

        “比如創造出屬于你的最終偉力。”

        詳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