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夢工場視頻_青春夢工場視頻在線觀看_BT電影天堂
      1. 青春夢工場

        類型:哔哩哔哩 地區: 印度 年份:2021-06-02 22:49:19

        劇情介紹

        青春夢工場

        夜色深邃,從入夜開始,夜晚似乎終于在此刻達到了頂峰!

        午夜零點!

        以夜色明珠頂級舞會開端的夜晚,在此刻終于迎來了它的盛大高潮!

        轟隆!

        雷聲轟鳴,蜿蜒曲折的電蛇閃耀在如同天空之海的漆黑烏雲中,咆哮出轟隆的霹雳!

        海水咆哮,天與海之間夾雜著無盡的暴雨,滔天巨浪在此刻肆意的産生又肆意的泯滅,大自然的偉力在這一刻彰顯無疑!

        而更人心惊动魄的是,在此刻暴风雨的中心,缠绕着暴雨 、引动着旋涡

        一個巨大的龍卷風正緩緩的形成!

        結社的驅逐艦此刻如同失去依靠的小船一樣,緩緩的被拖入逐漸形成的巨大旋渦之中!

        夜色明珠上,司艾震撼的看著這一幕,收回了自己的夜器,他看著換成籠罩著對方的無情的天災,聲音艱難的問道:

        “這是...然小哥控制的暴風雨!  ?”

        而听到他这样问的孟浪也是神色震惊的无法回答 ,他抬头看着天上浮着的那一道黑影。

        從沒想到過這樣的事情。

        原本孟浪以爲,這只是一次簡單的任務,今晚的情況也只是他們等到接應部隊到來,然後順利的帶著電磁脈沖的圖紙資料一起撤離。

        但是,

        想著從火箭炮擊中船身那一刻開始的驟然轉折、登船的海盜、入侵的參加者、封鎖通訊的暗色六芒、把他們逼到窮途末路的天災暴風雨、甚至還有A級的夜器和跨越空間而來的兩艘驅逐艦。

        這封鎖了夜色明珠一切生路的龐大計劃在今晚浮上水面。

        堪稱死局,堪稱絕望。

        假如孟浪提前知道這次在他看來只是爲了讓方然見見世面的任務,會有這麽多扼殺他們的力量,他絕對不會帶著方然參加,因爲即使在他看來,任何情況遇上對方准備了一個這麽龐大的計劃,都是葬身大海的結局。

        但是,还是那个但是 。

        孟浪抬头看着那道操控着天灾暴雨 、旋涡龙卷的漆黑身影。

        今晚對方龐大的計劃浮出水面後在操縱著暴風雨的他的手中土崩瓦解。

        暴雨狂岚之中,思尔坦握紧终海咆哮做着最后的挣扎,他愤怒不甘的抬头看着那道高高俯视他们的身影 ,觉得人生中从未有一刻如此清晰的感到了屈辱!

        为了今晚 ,为了菲斯尔德的金融帝国,他接手了准备数月的庞大计划,出动了数种强大的力量。

        四名B級的參加者、A級的夜器、兩艘武裝的驅逐艦...

        每一样都可以让那艘夜色明珠沉入大海,更别说他手里还操控着暴风雨的力量 。

        但是,終究還是那個但是!

        都被眼前的這個不知名的家夥給毀了!

        “杀了你!未来的某日,无论是你吃饭、还是喝水、睡觉,我会无时无刻的紧盯你 、注视你、然后在你最放松的时候,杀了你!”

        思尔坦对着方然咆哮道,歇斯底里的疯狂 ,眼神扭曲,在控制暴风雨的力量莫名被夺走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了今晚的结局,所以此刻眼里闪烁的只有纯粹的恶意。

        “而且不光如此!”

        思尔坦卑劣的昂起头颅 ,战败者的耻辱让他表情痴狂的狞笑,毫不在意尊严的开口说出恶毒的话语!

        “你的親人、你的朋友、你的女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青春夢工場r>巨大的龍卷緩緩的成型,強大的吸引力已經卷起了一個滔天的旋渦,龍卷的帶起狂岚的向心力撕扯著思爾坦的身軀,讓他更加笑著說出惡毒的話語!

        高空之上,即使暴雨狂風湮滅了除了呼嘯轟隆的一切聲音,方然也能猜到,上次見到就是瘋狂扭曲的男人究竟在說著什麽樣的話。

        于是他輕輕的呼了口氣,漆黑的眼瞳裏閃過做好了殺死對方的決心。

        脑海里最不愿意回忆的夜器场景自己的暴走 ,杀死那些人的事实,虽然是假的。

        但是那些經曆,終究還是如同吃下去的飯一樣,成爲了他的骨與肉。

        方然,世界沒你想的那麽天真,你做不到像電影裏一樣打敗了他們,就可以讓他們洗心革面。

        “所以,我成不了英雄。”

        他轻声的开口,给出心里那句思绪的回答 ,声音飘散在暴风雨里。

        然後,他舉起了莫比烏斯之環。

        對准了思爾坦。

        而就在這一瞬間,看著那道漆黑的身影舉起了手裏的電光之環鎖定自己這一刻,不光是思爾坦,就連他身後的塞拉爾、莫格幾人都感覺渾身一陣冰冷!

        死亡的冰冷感彌漫而起!

        不行!

        自己不能死在這裏!

        自己除了終海咆哮之外還有另一張底牌!

        “住手!难道你想看着你们的武器资料化成灰烬么!! !  ?  ?  ?”

        思尔坦狰狞的从他能力空间里拿出一个金属的资料箱,举在了自己面前,他无比确信 ,这个华夏雪藏的A级参加者一定会犹豫!

        而事實也真的如同思爾坦所想,在看到那個金屬箱子後,對面高空之上的漆黑身影楞了一下。

        但是卻和思爾坦想的有些不同。

        對方並沒有停下來和他談判,換回資料箱的意圖。

        而是蔑视的看着自己,开口说出了一句话 。

        即使聲音被暴雨淹沒,思爾坦也看清對方的口型,而潛伏在華夏數十年的他無比清楚對方剛剛蔑視的究竟說了什麽。

        ‘你,真的以爲那是真的  ?’

        瞳孔收縮,大腦顫抖!

        思爾坦看著對方取出一本打開的書,在上面輕輕一劃。

        然後他手裏的電磁脈沖資料箱,

        开始消失! ! !

        “什.....麽...!”

        假的  ?

        思爾坦看著如同泡沫一樣緩緩消失的資料箱,不可置信,甚至顧不上撐起防禦壁,被暴雨瞬間打濕。

        不可能 ,自己之前分明检查过 ,没有任何的仿造痕迹。

        而且是真真正正的實體存在。

        竟然是假的  ?

        那这么说,从头到尾,今晚 ,

        自己一直被對方玩弄在股掌之中!  ?

        “你個....”

        不等思爾坦把咆哮的話說完,已經在創之書上輕輕的劃掉了第一行——只有外形一樣的電磁脈沖資料箱的方然。

        漆黑的双眼注视着下方的一切,肩膀上的夜鸦张开羽翼,A级夜器漆黑的衣摆扬起 ,他抬起的右手狠狠攥紧!

        莫比烏斯之環內,循環了超過二十次的電光鐳射。

        閃耀而出!

        轟!!!!!青春夢工場!! !

        漆黑的午夜裏,電光鐳射照亮了龍卷風彙聚的在海面上的暴風雨之夜!

        “空間轉移!!!”

        在馬上被擊中的瞬間,思爾坦咆哮的從自己白色的能力空間中取出一塊水晶,狠狠的捏碎,不顧被紮破的鮮血淋漓的右手!

        一道白光笼罩他和身后的四人 ,空间跃迁的能力在最后一个瞬间转移走了他们的身形。

        代價是,思爾坦看著自己捏碎水晶的右手被電光鐳射焦灼湮滅!

        空間轉移中響起他痛苦的慘叫!

        砰!哗啦!!!!! !

        粗壯的電光射入海面,頓時讓那一片海域亮起!

        照亮這個夜晚最後一次波瀾!

        然後巨大的海水被激起,朝著四周擴散!

        高空之上,看著自己一擊之後,再無存在的空曠海面。

        方然放下了右手,莫比烏斯環緩緩黯淡。

        “終于....結束了麽...”

        轻声的说出了这句话之后,方然感觉自己一下子全身都开始没力气 。

        一直緊繃的神經放松了下來,他長長的呼出了口氣,然後看了一眼仍然在龍卷狂岚、巨大旋渦中掙紮的驅逐艦。

        沈默了一下,然後還是決定讓國家去處理那些人,于是他輕輕一揮。

        四道光芒從各個方向朝他彙聚,最後化作四張掌管氣象的卡牌凝聚在他手中。

        海面上因爲他通過【雲】【雨】【雷】【岚】控制並支持的魔能值消失,天災一般的景象飛速的開始消退。

        乌云散去,雷电泯灭,那个庞大的龙卷带起巨大旋涡,在天地之间嘶吼了一秒 ,然后缓缓的衰败下去,逐渐消失。

        夜空再次晴朗高遠,海水慢慢的開始平息。

        但是出乎方然意料的是 ,手上的除了【雷牌】的其他通过【创牌】强行出现的库洛牌,只有两张牌上的图案缓缓消失。

        方然意外的看着一张完全觉醒的牌出现在他手中 ,背面是深红色印着金色法阵,正面用汉字和英文两种语言写着的一个字。

        【岚牌(THESTORM)】

        【象征 :激烈的感情 ,欲求不满的消解】

        【简介 :具有操控暴风雨的魔法】

        “激烈的感情和欲求不滿的消解麽...”

        又被說中了。

        方然抓著這張牌低聲苦笑的說道,然後擡起頭看著此刻悠遠的夜空上,弦月高懸。

        想著自己剛才被困在舞會大廳裏的焦灼,他搖了搖頭,感覺今晚讓他有些疲憊。

        不過,熱血上頭也好,無聊的正義感也好,或者是中二的英雄念頭也好。

        總算,自己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事。

        身體裏某種欲望在釋放剛才那一擊之後得到了消解,肩膀上的夜鴉們蹭了蹭他的臉頰,和他雙眼裏的純黑色彩一起開始消散,方然低下頭,看著已經風平浪靜的夜色大海,想起了徐铮對他伸出手的那個場景。

        殘存的夜色明珠上的光輝微微映亮了方然的側臉。

        但是方然没有在意 ,他只是想起了舞会前,总统套房的看海露台上徐铮拍着他肩膀说出的那番话。

        然後突然有點想讓那個男人也安然無事的看看現在的情景,讓自己可以撓著頭帶著不好意思的神色問他。

        徐大哥,我,現在算是英雄了麽  ?

        詳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