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荒截教仙尊視頻_洪荒截教仙尊視頻在線觀看_BT電影天堂
      1. 洪荒截教仙尊

        類型:哔哩哔哩 地區: 印度 年份:2021-06-02 22:35:47

        劇情介紹

        洪荒截教仙尊

        王子喬和空空兒去取三色梅花鹿了,牛宿和女宿兩位星君則在奎宿星府中做著准備,打算開一次鹿肉宴。出了心頭惡氣的蘇仙公和闾丘子更是忙活起來,出去找酒、找果、找各種飲宴需要的東西,還要散發請帖,將赤腳大仙、王欽等人都招來一起開宴,忙活得不亦樂乎。

        顧佐准備去桂香府,讓文昌帝君履約。

        车驾到了桂香府,迎面就碰上了田骈,田骈笑道:“刚听说怀仙直闯星君府,替我们这些司命仙吏出头 ,正要去勾陈宫转达诸同僚的谢意呢。”

        顧佐哈哈一笑,道:“小事兒一樁,我也是從下面最底層一步步爬起來的,可不敢忘了本。帝君在麽?我有要事求見。”

        田骈道:“在的在的,走,進去再說。”

        顧佐下車,隨田骈進了桂香府,來到文昌廟前,田骈先進去通禀,很快就出來了,奇道:“我出來的時候還在呢,這一轉眼的,不知去了哪裏。”

        顧佐問:“剛才後門出去的就是帝君吧?他今日有要事麽?”

        田骈道:“哪裏有什麽要事,反而閑得緊,畫蟾宮桂花圖呢。剛才從後門出去了麽?”

        顾佐道:“对 ,感知应当是帝君。”

        田骈拉著顧佐就走:“那行,咱們找他去!”

        有顧佐的靈域感知,兜兜轉轉間很快就追上了前方的文昌帝君,就見帝君正撩著官袍,小步快跑,步伐鬼魅、迅捷無比,眨眼轉過了牆角。

        田骈招呼一聲:“帝君……”又跺足道:“這是桂香府後門,帝君擅遁,出去後就難尋了,快追。”

        “帝君,帝君!”

        “帝君留步 ,我是顾佐……”

        眼见文昌帝君的残影就要闪出桂香府后门时,一道身影从后门撞了进来 。

        文昌帝君何等修爲,真仙帝君中頂尖的大仙,豈能被人隨意撞上?也不見身形閃動,就好似從那人身上穿過一般。

        田骈疾呼 :“傲云,拦住帝君!”

        這身影洪荒截教仙尊正是桂香府的傲雲道長,左手捏著根雞腿,右胳膊抱著個酒壇,嘴裏還在大嚼。

        听了田骈呼喊,傲云道长下意识就伸左手去拦。他也是当真了得 ,不知用的什么道法,手掌竟然又拦在了已经越过他的文昌帝君身前,人手竟似分离一般 。

        雞腿正好卡在文昌帝君嘴前,硬生生塞進他嘴裏。

        “好本事!”顧佐擊節贊歎。

        “終于……”田骈松了口氣。

        “我的腿儿——”傲云道长无比悲伤 。

        文昌帝君被雞腿分了心,步法難以爲繼,只得停下,眨眼被顧佐和田骈圍了上來。

        田骈道:“可算追上帝君了……帝君這是要去哪兒……對了,白虎神君來拜訪帝君了,說是有要事相商。”

        顧佐拱手:“帝君跑起來很快啊……”

        文昌帝君哎呀一声 :“原来是怀仙,你看我这正好有点急事儿要出门……嗯?这鸡腿哪来的?味道还不错……是傲云的么?傲云你从哪里弄来的如此美味,还不快拿些请怀仙品尝。你们先吃着,我去办点事,呵呵。”

        顾佐使了个眼色,让田骈和傲云道长先撤 ,这两位赶忙退下。

        見周圍沒人了,顧佐歎了口氣:“蟠桃宴上未見帝君,卻原是爲了躲著我,帝君莫非忘了當年的約定?”

        見他把話挑明,文昌帝君也避不開了,同樣歎了口氣:“十年了,懷仙爲何念念不忘?”

        顾佐道 :“当年桂花树下有约,我完成了约定。”

        文昌帝君道:“怀仙 ,何必纠缠于此?”

        顧佐搖頭:“帝君,你變了。”

        文昌帝君道:“不是我要變卦,實在是你的要求太過難爲啊。能不能換一個?”

        顾佐道:“我也知此事不易,若是容易,还用得着求您么……嗯?帝君知道我想要什么 ?”

        文昌帝君道:“你想要什么我能不清楚么?年轻人,火力壮一些是可以理解的,但也要审时度势才好,想一想当年的天蓬元帅 ,嗯?”

        顾佐皱眉,思索良久,问 :“不知我西方七宿星职和天蓬元帅有何牵扯?天蓬元帅当年也想替人谋这几个缺 ?”

        文昌帝君一怔:“謀職?”

        顾佐点头:“是啊,我想替金蟹谋娄宿,为王子乔谋毕宿,为空空儿谋参宿,其中有何内情?我以为,勾陈宫诸星空悬已久 ,宫室荒芜千年,实在是极大的浪费,也损了天庭颜面啊。王子乔、空空儿几洪荒截教仙尊近领悟大道,不出百年 ,或可直入真仙;金蟹战力凶悍 、法力浑厚……”

        “成!這事兒我給你辦!”沒等他說完,文昌帝君已經滿面笑容,看上去心情舒暢已極,還忍不住的呵呵直笑。

        顧佐反倒疑惑了:“真能辦?”

        文昌帝君都快笑出聲來了:“難是難了些,但我一定給你辦成就是!”

        “真能辦?”

        “能!哈哈!”

        “帝君爲何如此高興?”

        “身居高位者,能爲全盤謀劃,這就是盡職啊。懷仙如此盡職盡責,我當然高興。”

        “何時能夠辦妥?”

        “当然是越快越好,你且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去见玉帝 。没别的要求了吧 ?”

        “沒了……帝君今日有些高深莫測……”

        文昌帝君没再解释,当即去往弥罗宫求见玉帝,不多时便回来了,当着顾佐的面招来田骈:“拟诏 ,授金蟹将军娄宿星君 ,授王子乔毕宿星君,授空空儿参宿星君。”

        田骈下笔如飞,很快拟定诏书,文昌帝君雷厉风行,也不耽搁,再次入宫 。等他回来时,诏书已然落印签章。

        宣诏的重任依旧交给了田骈,顾佐诚挚邀请文昌帝君前往勾陈宫做客,可惜被婉拒了,于是也不耽搁 ,和田骈一道离开桂香府。

        勾陈宫中,宴席已经准备妥当,赤脚大仙 、王钦、东唐系众仙尽皆到场 ,不算太多,但足够热闹。

        当着众仙,田骈宣旨,于是勾陈宫星君增加到了七位 。

        最沒想到的是金蟹將軍,一時哽咽一時大笑,搞得顧佐也有點擔心他的精神狀態。

        金蟹將軍哭道:“末將居然成了星君,八輩子也想不到啊,嗚嗚嗚……”

        一个东海水族,混成了一方星宿,没有比这个故事更励志的了。大家好生劝慰半天,把个金蟹将军弄成了泪人 。

        詳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