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懿傳視頻_如懿傳視頻在線觀看_BT電影天堂
      1. 如懿傳

        類型:哔哩哔哩 地區: 印度 年份:2021-06-02 22:46:48

        劇情介紹

        如懿傳

        陈六沉吟片刻 ,问:“把这个消息告诉魏长秋呢 ?”

        顾佐摇头:“回头贺家知道是咱们露的底  ,还能有好果子吃?再者 ,人家自己上门索要 ,跟我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酬劳自是也不用想的。”

        陳六觑著顧佐再次確認:“我只問你一句 ,你能確定那只狸貓真在賀家?”

        顾佐指天发誓:“天地良心 ,我师门所传功法 ,绝对没有问题!我今日还特地登门 ,借故进了贺家 ,那气息就在宅子里 ,而且就在后宅!可惜贺家老爷和少爷都出了远门 ,否则去后宅拜访一下 ,或许就能百分之百确认了。”

        陳六想了想 ,問:“賀家老爺和少爺都不在?”

        顾佐回答:“不在 ,管家见的我  ,他亲口说的 ,去郡里了 ,不定什么时候能回来。”

        陈六思索片刻  ,道:“行了  ,这事儿我懂了。”

        顾佐点头 :“好 ,本来也管不上 ,那......六哥 ,能不能再借点钱 ?我好买米?”

        陳六回屋 ,取了一吊錢出來:“緊著些花 ,回頭還我。”也忘了提月息的事。

        顾佐现在一时间也没法逃离山阴 ,因此 ,筹备一些米粮菜蔬就是当务之急。去县城的中肆买了两斗米和一罐盐、酱菜之类 ,再去巩屠夫的肉铺割了两斤肉 ,顾佐就返回小孤山了 。

        路上还特意去若耶溪自己下鱼篓的地方看了看  ,多日没来  ,鱼篓中居然也有了收获 ,五条黑背鲫鱼在里面游来游去 ,似乎预示着自己的日子开始逐渐好转了?

        回想上個月王道長倉惶離開的時候 ,米缸中空空如也 ,身上更是分文皆無 ,連魚都撈不著 ,當時餓得頭暈眼花 ,前後境遇當真天壤之別。

        雖說現在負債累累 ,但至少有吃有喝 ,甚至還入了修行大門 ,只要跟賀家偷梁換柱的事情能夠解決 ,自己似乎可以不著急離開了。

        而且他对自己的话术还非常满意 ,既把消息透露给了陈六 ,又没有明确要陈六如何如何  ,将来事发之后 ,万一贺家追到自己 ,也能摘去自己头上的大部分责任 。

        将五条鱼洗剖了 ,抹上少许盐粒  ,如懿傳挂在篱笆上  ,再将两斗米倒进米缸 ,三两白盐装罐 ,顾佐悠闲的坐在院子里 ,心情舒畅了许多。

        逍遥自得了多时 ,便又开始用功 ,修行起《搜灵诀》后面附录的三门实用道术 。

        《搜灵诀》上卷包括修行功法和三门实用道术  ,他之前修行的是第一门 ,也就是追摄之法 ,这也是《搜灵诀》的主用法门 ,王道长在山阴这几年能混出名堂 ,主要依靠的就是这门道术。

        追摄之法并不复杂 ,根基还是《搜灵诀》的修行功法  ,顾佐在岱岳馆连续修炼了三天 ,基本技巧已经用得熟了 ,剩下的还是修为深浅的问题。等修为日深之后 ,他追摄的范围和精准度将会大幅度提升。

        今日有暇  ,他便开始修习第二门道术——近身搏击的短刀之法。

        王道长似乎对斗法不感兴趣 ,关注点都在谋生赚钱上 ,因此顾佐从没见他使用过这门道术 ,捉妖捉鬼的时候 ,通常用的都是第一门追摄之法和第三门符道之法 ,和独山宗李满斗法 ,三两下就赢了 ,顾佐也没那个能耐看出什么名堂 。

        顧佐最感興趣的其實是這第二門道術 ,若非爲了應付岱嶽館的一時之需 ,這門短刀之法本應該是他首先修習的道術。

        为了修习这门道术 ,他在中肆闲逛的时候 ,特意买了一柄七寸长短的牛角尖刀 ,回到小孤山  ,将后面的刀柄撬开 ,以蒋七留下的磨刀石打磨锋利 ,成为一柄两面开刃的牛角短刀。

        这门道术的修习方法并不复杂 ,和追摄之法同样简单 ,将气海内的法力灌注于五指间 ,通过五指间的灵活转动来使用短刀 ,其中对搜灵真气的运行也自有独到之秘 ?上Ч俗裘挥邪旆ㄅ蕉痰斗ㄆ ,只能用普通凡铁来修习了。

        修习了三天 ,顾佐手上的经络已经完全打通 ,真气可随心所欲在指间来回挪移 ,牛角短刀如蝴蝶一般在五指间穿来穿去  ,煞是好看。

        顧佐打算等這一步練熟之後 ,開始下一步的修習。按照道術要訣 ,需要練習精准度和指法 ,務必令刀指合一 ,他已經想好了 ,到時候用魚來修習。魚骨、魚刺最如懿傳是精细繁密 ,如果能以刀法将所有鱼骨和鱼刺完整的分离出来 ,他的刀法就能初步入门了 。

        正在勤奋修行之际 ,陈六和蒋七来到了小孤山 ,他们背着个用黑布罩住的笼子 。

        蒋七把黑布揭开 ,陈六向顾佐道 :“也不知究竟是哪一只 ,都给你弄出来了 ,你给看看。”

        顧佐幹咳了一嗓子:“六哥 ,怎麽叫給‘我’弄出來了?”

        陳六觑著顧佐 ,不屑道:“難道不是你告訴我地方 ,讓我去偷出來嗎?怎麽事情辦成了 ,你又不認?”

        顧佐分辯:“不是 ,六哥 ,我沒那個意思......”

        陈六打断他:“多大点事情  ,没个担当?怕什么?又想得魏家的酬金 ,又不想贺家找你麻烦?天下有那么好的事么?怂货!别的事情六哥能给你担着 ,但这事不行 ,这只猫还得你给岱岳馆送去  ,江湖规矩  ,人家说好了不得外传 ,我和蒋七就只能当不知道了?炜纯 ,到底是哪只?”

        顧佐掐著太陽穴一陣頭疼 ,既有些無奈 ,又有些尴尬 ,只得振作精神 ,接受自己成爲主謀的事實。

        两只狸猫  ,一只黑纹较深 ,一只黑纹较浅且不均匀 ,耳后还有一处小小的黑斑 ,哪只是要还给魏长秋的 ,一望而知。真见到了 ,顾佐也再次连呼侥幸 ,如果不是贺孚出了远门 ,这只“假货”早就露陷了 。

        顧佐伸手將假貨從籠子裏抓了出來 ,近月不見 ,這厮顯得胖多了。這假貨原本在籠子裏龇著牙炸著毛 ,但見了顧佐後立時乖巧了 ,舔著顧佐的手腕 ,極其溫順。

        陈六奇道:“怪哉 ,昨夜这畜生还难弄 ,我又怕伤了它 ,不得已只能把笼子整个搬过来 ,谁知到你这里就变了个模样。”

        顧佐一聽 ,心情頓時不好了:“六哥 ,你是說這籠子也是賀家的?”

        “那要不然呢?”

        “就不能在籠子上開個口 ,讓貓跑出來?這不是坐實了偷盜嗎?”

        “都說了這畜生難以下手。”

        “要不六哥再把笼子送回去?对了 ,还有另外这只也一起 。”
        詳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