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費計算器視頻_保費計算器視頻在線觀看_BT電影天堂
      1. 保費計算器

        類型:哔哩哔哩 地區: 印度 年份:2021-06-19 01:57:35

        劇情介紹

        保費計算器

        『ps:感谢【时间煮雨的贝贝】大佬一万币打赏~另外 ,最近就不加更了吧 ,大过年的 ,都没多少人看 ,订阅惨地很 ,过段时间吧;八  ,怎么感觉越来越严重了 ,起因是什么呢 ?蝙蝠 ?』

        ————以下正文————

        “雇江湖劍士殺了趙家父子!”

        “這口怨氣必須得報!”

        “如今别说汝阳 ,整个河南都在看我郑家的笑话 。”

        五月初 ,汝阳侯郑钟于自家府内召开了家族会议  ,聚集郑家不同房的分家族人一同商议当前的;。

        只見在汝陽侯府的正屋正堂內 ,鄭家族人群情激憤 ,唯有小部分人能保持鎮定 ,其中就包括陽城縣縣令鄭州、鄭子象。

        與在座的其余叔伯、兄弟不同 ,鄭州那可是正兒八經的陽城縣令、朝廷命官 ,是晉國秩序的維護者 ,他有些聽不下去這些族人的言論了。

        居然還有當著他的面准備買凶殺人的……

        郑州微微摇了摇头 。

        不過話說回來 ,他倒也能理解這些族人的憤慨 ,畢竟這次 ,他鄭氏一族實在是損失慘重。

        就在十日之前 ,在趙、鄭兩家鬥地兩敗俱傷之際 ,一夥有組織的葉縣商賈忽然湧入汝陽 ,像雨後春筍般在縣城內開了店鋪 ,提供了許許多多諸如鐵鍋、桌椅、木盆等生活用具 ,用這些東西吸引汝陽城的百姓 ,以交換他們手中盈余的糧米。

        先前 ,趙家米鋪向汝陽人提供了‘以舊物換米’的售糧方式 ,腦袋一熱的汝陽人就把家中諸如舊衣服、舊家具等舊物通通搬到趙氏米鋪換了米糧 ,以至于當時有不少百姓一下子家徒四壁、只剩下成堆的糧米 ,幾乎能吃個二三年。

        而就在這些汝陽百姓逐漸冷靜下來 ,意識到失去那些生活舊物導致生活不便時 ,那些葉縣商賈恰巧就出現了 ,也恰巧提供了‘以米換物’的渠道 ,于是汝陽百姓又紛紛拿著多余的米糧 ,去找這些葉縣商賈的店鋪換了各種日常用具……

        不覺得太巧合了一點麽 ?

        郑家不是傻子 ,立刻就意识到不对劲  ,当即派人去查 ,结果才知道  ,那些有组织的叶县商贾 ,都隶属于同一个商会——鲁叶共济会!

        而魯葉共濟會的會長 ,恰恰就是魯陽趙氏!

        鲁阳赵氏当初公开挑衅 ,与郑家打了一场价格战 ,使两家贱卖了不计其数的米粮 ,而现如今 ,又通过鲁叶共济会  ,将汝阳百姓手中那些多余的米粮又重新收了回来 ,哪怕不可能全部收回 ,赵家的损失也因此得以降到最低。

        借助與宛城軍市的通商 ,趙家短時間內就能賺回來其中的虧損 ,唯獨鄭家……

        損失慘重!

        保守估計 ,鄭家這次足足損失了七、八萬石糧食 ,倘若按一石米虧損五十錢去換 ,也足足有三百萬錢 ,更別說鄭家爲了跟趙家做義氣之爭 ,賣出一石米的虧損遠不止五十錢。

        郑家被耍了 !

        被魯陽鄉侯趙璟的二子趙虞 ,被那位現如今在揚名于汝陽、揚名于汝水諸縣的‘二公子’ ,耍得團團轉。

        鄭家因此而憤怒 ,他們想要報複 ,可在鄭州看來 ,與其報複趙家 ,還不如先想想這件事如何收場。

        要知道迄今为止  ,赵氏米铺还在汝水诸县施行‘以旧物换米’的策略 ,他们停止了以钱财购米而改为以物换米 ,而相对的 ,鲁叶共济会的商贾、店保費計算器鋪 ,則反其道而行 ,施行‘以米換物’、甚至更幹脆點地施行‘以米換錢’ ,傻子都看得出來 ,這兩股力量就是在聯手針對鄭家。

        甚至于 ,就連河南的商賈也紛紛出來落井下石 ,與魯葉共濟會一起搶購汝陽乃至汝水諸縣當地百姓手中多余的米糧。

        總而言之一句話 ,趙家沒虧多少 ,其他人都有得賺 ,唯獨鄭家 ,血本無歸。

        在這種牆倒衆人推的情況下 ,鄭家當然不會傻到繼續充當冤大頭 ,原本以‘九十錢一石’的價格出售糧米的鄭家店鋪 ,紛紛停止售糧 ,但換來的卻是汝陽乃至整個汝水諸縣的怨聲。

        是的  ,正是汝阳乃至汝水诸县的当地人 ,率先对郑家发难 ,因为郑家的‘退缩’  ,让他们占不到便宜了。

        一时间 ,舆论彻底倒向赵氏  ,郑家成为了失败者。

        『这样的代价  ,未免太惨重了些。』

        在家族的會議中 ,鄭州微微搖了搖頭。

        他不禁回想起去年年末他堂伯汝陽侯鄭鍾宴請魯陽鄉侯、宴請汝水諸縣縣令的那一夜 ,其實他當時就有所猜測 ,認爲他鄭家必然會因爲羞辱趙家父子而付出沈重代價 ,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 ,這代價居然會是如此的沈重 ,沈重到他偌大家族亦難以承受。

        眼瞅著衆族人的商議漸漸趨向于下三濫 ,連什麽買凶殺人都冒出來了 ,鄭州咳嗽一聲打斷道:“諸位叔公、叔伯 ,族中兄弟 ,且聽鄭州說兩句。”

        不得不說 ,其實鄭州、鄭潛堂兄弟在鄭家當中只能算作小輩 ,比他們高兩輩的依舊尚在 ,但不可否認 ,這對堂兄弟在家族中有特殊的地位 ,鄭潛是因爲他是本家的嫡子 ,而鄭州 ,則是因爲他乃陽城縣的縣令。

        因此當鄭州開口之後 ,他族中的叔公、叔伯、平輩兄弟 ,也就逐漸安靜了下來 ,靜靜聽著他說話。

        只见他在座位中站起身来 ,朝着在场数十名族人拱了拱手 ,旋即笑着说道 :“在讲述我的想法之前 ,我先提一个建议 ,像买凶杀人这种这种蠢话 ,就莫要说出来了 ,虽然我知道各位叔伯、兄弟是因为心中气愤 ,但这种话不可乱讲 ,传出去就不好了。……现如今有多少位县令盯着这件事 ?就算赵家父子此刻出现在我等面前 ,难道我等真敢对他们不利么 ?”

        聽到鄭州的話 ,他的叔伯兄弟雖一個個面露憤恨之色 ,但卻無法反駁。

        的确 ,买凶杀人确实只是他们为了泄恨的蠢话罢了 ,要知道赵、郑两家的这场斗争 ,有好几位县令盯着呢 ,鲁阳县令刘緈、叶县县令毛珏、汝阳县令王丹 、轮氏县令翟育 ,等等等等 ,而其中 ,鲁阳县令刘緈与叶县县令毛珏明摆着就是支持赵家的 ,而汝阳县令王丹与其余汝水诸县县令 ,也如今也有逐渐倒向赵家的迹象。

        在这些位县令眼皮底下买凶杀人 ?而且杀的还是一位乡侯 。

        就算是鄭家 ,也承受不起此事帶來的嚴重惡果。

        “子象 ,那你說怎麽辦 ?”

        在東側的首席 ,有一位老者開口問道:“趙家至今還在咄咄逼人……”

        “叔公。”鄭州拱了拱手 ,回答道保費計算器:“就由晚辈去跟赵家父子谈一谈吧。……赵家父子不是不讲理的人 ,观今日汝水诸县 ,唯独我阳城 ,无论是赵家还是鲁叶共济会 ,均未曾涉足 ,赵家父子是畏惧我么 ?还是说 ,是囊括了鲁阳、叶县两县两百余家商贾的鲁叶共济会畏惧我 ?均不是 !那只是因为 ,我阳城从未断绝给予鲁阳县的钱粮资助 ,赵家父子知道 ,是故不想为难阳城。……由此可见 ,赵家父子其实是有原则的人 ,这样的人 ,并不是不能相与。”

        “……”

        那老者捋着花白的胡须沉思了片刻 ,旋即转头问坐在主位上的汝阳侯郑钟 :“本家以为呢 ?”

        见屋内数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自己 ,汝阳侯郑钟勉强挤出几丝笑容 :“那……就拜托子象了。”

        “伯父请放心 。”

        鄭州拱了拱手說道。

        事不宜遲 ,當日 ,鄭州便前往汝陽 ,去拜訪那位據說仍在汝陽城內的趙家二公子 ,趙虞。

        雖然他在家族會議中口口聲聲表示要跟趙家父子談一談 ,但據他所知 ,魯陽鄉侯根本不曾參與這件事 ,在這幾個月裏 ,那位趙氏鄉侯只露面于魯陽、葉縣、郾城三地 ,汝陽這邊的事 ,其實是他兒子趙虞幹的——這一點 ,鄭州也從堂弟鄭潛口中得到了證實。

        进得汝阳县城之后 ,郑州先去了西街的郑氏米铺 ,见到了躲在其中的堂弟郑潜 。

        与前几个月前时相比 ,郑潜看上去憔悴许多  ,双目亦布满了血丝 ,尤其是在见到堂兄郑州时 ,郑潜满脸羞惭 ,除了喊了一声‘堂兄’ ,竟不知该说什么。

        鄭州拍拍他的肩膀寬慰道:“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愚兄吧 ,你好好去歇息一下。”

        聽到這話 ,鄭潛問鄭州道:“堂兄要去見那趙虞 ?”

        郑州点点头 。

        见此  ,郑潜咬咬牙说道:“我跟你一道去。”

        鄭州聞言皺眉看向鄭潛。

        仿佛是猜到了郑州的想法 ,郑潜正色说道:“堂兄此行来替我善后 ,我绝不会坏了堂兄的事 ,我也想见见那赵虞……倘若那赵虞趁机提出什么要求 ,我也可以帮堂兄回绝。”他看了一眼郑州 ,补充道:“虽说族中对我很不满意  ,但我是最清楚赵家实力的人 ,我很清楚 ,那赵虞其实也已经没有别的招数了 。”

        『話雖如此 ,可眼下的局勢你也破不了啊……』

        郑州暗自嘀咕一句 ,但还是没有回绝堂弟的要求 ,一来堂弟乃是本家嫡子 ,多少要给他点面子  ,二来 ,这位堂弟确实谈得上他郑家最了解赵氏作风的人了。

        想了想 ,郑州点头说道:“那好吧 ,切记要保持冷静 ,三叔公也好 ,其余族中叔伯也罢 ,都不想再跟赵家斗下去了 ,这一点你最清楚 ,赵家的背后有鲁阳县令刘緈 、叶县县令毛珏二人支持 ,还有宛城军市 、鲁叶共济会 ,倘若继续斗下去 ,纵使我郑家亦未必能胜 。”

        未必能勝……

        鄭州說得很委婉 ,但事實上他也知道 ,其實他鄭家已經輸了 ,至少在這場與趙氏的交鋒上。

        “我知道。”

        鄭潛神色複雜地點了點頭。

        談妥之後 ,鄭州便派鄭氏米鋪的家仆到對面的趙氏米鋪投了拜帖。

        詳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