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女心徑視頻_玉女心徑視頻在線觀看_BT電影天堂
      1. 玉女心徑

        類型:哔哩哔哩 地區: 印度 年份:2021-07-14 18:39:53

        劇情介紹

        玉女心徑

        PS:以下为番外内容,因为一章最大字数只能2W ,故会缩在两章一次性放出 ,未必有后续^_^  !

        第1章死没死  ?

        深夜 ,房间内依然亮着灯光。

        “嗬……呼……”

        宁枫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随着哈欠泛出的眼泪短暂的缓解了眼睛的干涩疲劳 。

        ‘終于搞定了!’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计划方案 ,宁枫扭动着脖子和肩膀 ,缓解保持一个姿势久坐的身体疲劳。

        踮了踮脚 ,将推开电脑椅推开一点 ,宁枫从位置上站起来 ,这过程中一个东西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滑了出来  。

        “啪嗒…”

        這聲響引得甯楓低頭望去,看到了一粒形如扁平小饅頭的白色小東西。

        ‘這是 ?這東西還在啊!’

        宁枫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东西 ,这是一粒白色的围棋子 ,光洁平整釉色剔透 ,比一般的围棋子要好看很多 。

        记得前年刚毕业那会  ,和几个朋友去山上郊游的时候 ,准备在山林的几颗枯树旁就地升篝火 。

        当初清理树叶树枝的时候,在底下发现了一块破损的围棋板 ,还有一些散落在泥土中的围棋子什么的。

        棋子要么脏兮兮灰暗暗,或者干脆是碎的,但宁枫还是看到了这 ?雌鹄词制恋奈遄 ,当时觉得挺好看就拿起来把玩了一下,后面就顺手揣兜里了,想来当时穿的就是现在这条裤子。

        这只是生活中的小插曲,随着步入社会后日益繁重的工作和生活压力,当初的这个小插曲早就已经被宁枫遗忘,没想到今天却再次看到了这粒棋子 。

        “呼……那時候真好啊……明明才工作三年…”

        宁枫看着手中的白色围棋子,自嘲的笑了一下 ,但随后马上揉了揉眼睛 ,因为他忽然发现棋子中似乎有字。

        “游梦   ?”

        甯楓呢喃之聲透著疑惑。

        “滋滋…滋滋滋……”

        在一陣細微的電流聲中,房間內的電燈忽明忽暗又馬上恢複。

        宁枫下意识抬头望向头顶,电灯看起来毫无异常 。

        ‘什么情况,电压不稳  ?’

        “滋滋滋…滋滋……”

        電燈再次頻繁閃爍然後穩定,在甯楓還在疑惑電壓問題的時候,燈光卻越來越亮,很快亮到了好似一個小太陽。

        邊上的筆記本電腦也在電流聲中冒出了火花。

        “卧槽 !!!计划书 ! ! !”

        因爲光亮眯起了眼的甯楓剛想要去拔了筆記本插頭的時候。

        “砰”“砰”

        头顶的电灯和眼前的电脑都炸了开来,宁枫只觉得自己好像撞上了一堵墙 ,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 。 。

        浑浑噩噩不知过去多久 ,宁枫的意识才重新恢复过来 。

        浑身乏力头脑昏沉 ,眼睛辣得睁不开,左手手腕更是好似被刀切割了一般疼痛难忍,除此之外身体的其他触感异常麻木 。

        宁枫想要清醒过来 ,身子一动却发出一阵“嘩啦啦”的水声。

        ‘水 ?’

        这个带着疑惑的念头一起 ,身上的体感开始逐渐回归 。

        甯楓能感覺到自己竟真的泡在水中,而且是整個身子都半躺在水裏。

        “嘩啦啦”

        随着大量的液体滑落  ,宁枫一下睁开了眼睛直接坐了起来,这动作带起水波的晃动,让身体短暂失去平衡差点再次晃倒在水中,右手下意识的撑住了某个边沿  ,而左手则使不上劲。

        眼睛虽然睁开了,但完全不适应光线  ,感觉就像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睡了很久很久,又骤然被手电筒照醒 ,被光刺激得眯着眼流泪 。

        大概十几秒钟过后,宁枫才适应了过来,身体的感觉也变得更加正常,温度、嗅觉 、视觉开始缓慢的重新回归到意识层面 。

        水是温的 ,而自己就坐在一个放满水的浴缸中 ?

        刚刚那感觉十分强烈光线 ,其实不过是一边窗户上透过拉上的窗帘进来的一点光。

        伸出右手抹了一把脸 ,却让宁枫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嗬啊——”

        再次低头一看,宁枫不由惊叫出声 。

        不管身体多么乏力,不管身上有什么痛苦 ,他奋起全力 ,仓惶的从浴缸中站起来并跨出浴缸。

        “哗啦啦…”的水花溅起红色 ,身体湿透的衣服上不断滴落的也是殷红一片。

        宁枫的大脑短暂的空白,然后是深深的恐惧感 。

        怎么回事  ?怎么有这么多血  ?我怎么会泡在这个满是血的浴缸中  ?

        “嘶…啊……怎麽…臥槽!”

        当左手用疼痛再一次把宁枫的注意力拽到自己身上 ,然后成功的吓到了他 。

        看到左手的宁枫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然后下意识的望望浴缸内  。

        左手痛觉的来源  ,是因为上面有一个可怕的切割刀痕 ,结合刚在自己还躺在浴缸中的联想……搞了半天这特么居然全是自己的血  ?

        人自然不可能流一浴缸的血 ,这场景如果有第二人进来看到 ,就是一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割腕自杀现场 ,而自杀人就是他宁枫。

        这些念头在脑海中瞬息般闪过  ,宁枫现在可不敢傻愣着 ,不管是谁他害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包上自己的左腕然后去医院急救啊!

        ‘医疗包医疗包 !对对!这里是厕所,在厕所柜子里!’

        宁枫急匆匆的想要找自己家的家庭医疗包 ,却猛然发现自己根本一点都不熟悉这个厕所 。

        然后 ,在第一次看到厕所洗手台前的镜子时 ,宁枫就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样愣在了那里。

        镜子里是一个脸色苍白阴郁的年轻人,凌乱枯糙的头发一半湿润,前面已经盖过了眉毛 ,眼窝深陷颧骨突出,双目充血,身形非常消瘦,露出一脸惊惶的表情  ,一滴滴血水正从身上不断滴落……

        ‘這根本不是自己!’

        前一刻自己还在家里赶计划书,现在却照着镜子看到了另一个像鬼一样的人,宁枫现在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这感觉比做噩梦还要惊悚。

        他将左手抬起 ,右手松开左手手腕 ,好让自己更清楚的看到这割脉的伤口 。

        下刀很深,直接割开了动脉,伤口内已经没有什么血涌出了 ,难道是血已经流干了 ?

        他看看边上的浴缸,里面温水的颜色现在看起来就和血差不多 。

        ‘那为什么我还没有倒下  ?这里又是哪  ?’

        宁枫突然走到浴室窗前将窗帘一把扯开,看到的是一片老式居民楼 ,但很显然自己并不认识 。

        。 。。

        “咯吱……”

        一直虚掩着的厕所门被从内打开 ,步履蹒跚的宁枫小心的从厕所出来 。

        外面是一个明亮大房间 ,前面连着阳台的墙壁上有大大的落地窗,所以采光很好。

        房間內陳設簡單,一張被褥裹成一團的床,一個半開的大衣櫃,一張書桌和兩把椅子就是全部家具。

        床头的墙上以及书桌的墙上,都贴着几张毛笔字白纸,以各种笔法上书“保持清醒”四个大字 。

        这里显然不是宁枫的家 !

        第2章我還能搶救一下!

        书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些零散的杂物 ,迫切想要弄清状况的宁枫走到了桌前 。

        由于身体的乏力 ,他腿一软就顺势坐在了椅子上。

        桌上有一些书籍和杂物 ,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有一个钱包 ,有一部明显不是智能机的老式手机 ,角落居然还有古朴的文房四宝 。

        最吸引到甯楓目光的則是桌上的錢包。

        宁枫像一个急不可耐的小偷,用此刻不太灵活的左手和右手将钱包拔开 ,取出里面的一切证件。

        夹层里最显眼的是一张身份证件 ,照片上是一个有些清秀的年轻人 ,虽然和现在的样子似乎有很大不同  ,可宁枫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那就是镜子里的人,也就是现在的自己 !

        这很显然是一张身份证 ,虽然和之前自己的身份证样式有很大不同 ,但证件大小和里头的格式可以说明这一点  。

        上面文字都是宁枫了解的文字 ,可内容让他有些茫然。

        这张身份证详细记录了主人的姓名性别籍贯等一些基本信息,可却不是宁枫所了解的 。

        “甯楓…唐昌華夏神州中府……”

        甯楓失神自語。

        身份证的原主人也是个叫宁枫的男子 ,1996年出生,籍贯是稽州中宁府建阳县前牙镇清风村56号 ,而证件最上方也是最显眼的大字则显示唐昌华夏神州中府,也不知道是不是国家单位。

        其他证件卡片则是一堆诸如社保医疗社会信用和银行卡之类的  ,似乎和自己熟悉的差不多,实则却并不一样 ,至少一些单位名称就有所不同。

        到了现在 ,虽然难以置信 ,但宁枫心中的荒谬推测已经越来越接近事实。

        如果说证件还能作假,那么身体呢,而且割了脉现在自己不能说活蹦乱跳,至少还能随意行动 。

        是借尸还魂,穿越夺舍 ,仙佛神魔的玩笑,还是别的 ?

        宁枫很清楚自己没有在做梦,疼痛正每时每刻的提醒着他这一点  。

        然后宁枫盯上了电脑,如果有网络的话 ,应该能知道更多  !

        电脑的牌子他不认识,键盘键位虽然有熟悉的阿拉伯数字,但却没英文字母 ,每个键位上画的全都是笔画键  。

        所幸其他如開機鍵乃至USB鼠標之類的東西還是一樣。

        宁枫是会用五笔打字的  ,此刻也无比庆幸自己学过这个,在打开电脑后一尝试,发现果然能使用五笔打字正常输入 ,有些地方的细微差异不影响整体使用  ,因为有输入法会贴心的帮你智能辨别 。

        网速虽然较慢,但这台电脑是接入网络的 ,可能是用的类似wifi的无线网络,因为宁枫并没有看到网线 。

        宁枫的双手虽然乏力 ,可依然凭借着精神上的亢奋在键盘上“啪啦啪啦”不断输入,时不时连点鼠标选择信息。

        搜索的越多 ,心头就越骇然 ,直到后面逐渐麻木。

        这是一个现代化的世界 ,有很多看似是宁枫熟悉的却又不同的东西。

        这里的生活、消费 、工作等作息 ,乃至各种娱乐方式和人们的习惯 ,都和地球上的中国大同小异 ,有电影有动画,有传统文学也有幻想作品,有各种自拍视屏也有搞笑段子……

        可这里却已经不是地球了,甚至没有英美德法等熟悉的世界强国,华夏神州一国执风骚之牛耳 ,其他的都只能算是边番小国、海外异国之类华夏人眼中的番邦 ,全世界八成以上应该都是黄肤黑发人,文化上更是华夏独尊。

        宁枫不得不接受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 ,不论是怎么实现的 ,他应该是真的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个自杀者身上。

        或许和那枚漂亮的围棋子脱不了干系 ,或许是单纯因为自己运气  ,可能电压过高的时候触电身亡导致穿越  ,也可能真的是什么神奇存在的兴之所至……

        想到这里 ,宁枫下意识的看了看左手手腕  ,突然发现手腕上除了那个割开的伤口 ,边上还有几道已经愈合的割伤,交響情人夢漫畫很显然身体的原主人不是第一次自杀了 。

        “呵…這次你終于成功了……”

        甯楓頗有些諷刺的咧了咧嘴。

        ‘不过…现在自己算是个什么情况  ?是人是鬼 ?’

        才想到这里,胸口的心脏突然“咕咚~”的跳动了一下,大约两秒后又是“咕咚~”一下,随后很明显的感觉到心脏开始有力的跳动起来 。

        感情剛剛心髒都是停止的咯 ?

        “嘶……”

        左手的疼痛感好似被放大了很多,让宁枫忍不住呼出声来 ,然后发现手腕开始不断往外渗血 。

        卧槽 !血还没流光  ?

        宁枫突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还有一种呼吸困难的缺氧感觉也在逐渐加强 。

        再加上哪怕已经用右手捂死伤口 ,却仍然不断有鲜血渗出的左腕,这种感觉让宁枫很害怕,总觉得不做点什么 ,自己又要死一次的样子  。

        ‘如果这次死了,怕是活不过来了吧 !’

        越想越觉得可能 ,宁枫开始在这家里翻箱倒柜 ,从房间到厕所再到客厅,他要先找到点急救医疗用品再去求医,至少也要找到根绳子。

        一些瓶瓶罐罐不断“乒铃乓啷”的被翻落,但却只翻出来许多看包装就是兴奋药品的东西,发现了许许多多的咖啡 ,以及更多类似提振精神的功能饮料。

        “你他妈的是个变态吗! !能不能给我点活命的东西 !”

        忽然间想到什么 ,宁枫有些摇晃又有些急躁的走到衣柜前 ,把衣服一件件扯下来不断翻找 ,惶恐中终于找到了一根领带 ,然后借助右手和牙齿 ,用目前最大的力气死死绑紧左臂。

        这时候 ,因为强烈的紧张和窒息感,宁枫的呼吸已经十分急促。

        不管如何,现在这条命是自己的 ,宁枫觉得自己应该还能抢救一下 ,前提是能及时到医院 !

        跌跌撞撞的回到书桌前,在网上搜索急救电话后 ,左手举高,右手抓住了桌上的手机。

        顾不上惊讶号码居然也是120,宁枫直接就拨打了出去 。

        两声响铃电话就接通了 ,一个口齿清晰的女声以较快的语速传了出来。

        “您好 ,这里是120急救服务中心,请问有什么紧急情况吗 ?”

        宁枫用用手臂蹭了蹭额头的汗水 ,语气急促却无力 。

        “我 ,我失血过多…可能快休克了,快来救我 !”

        “先生请您保持冷静 ,保持持续的深呼吸,请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导致失血  ,伤口位置和基本状况,您知道自己的血型吗  ?”

        对方的问题把宁枫问得一愣 ,即便是这种关头也依然感觉有些尴尬。

        “我…割腕了…血型不知道。”

        “.…..”

        甯楓覺得那邊應該沈默了大約一點五秒,然後對方再次提問。

        “先生,请请告诉我们您所处的详细地址,我们会马上派出救护车前往,在此之前请用结实的绳索或者丝巾绑紧左臂 ,防止血液快速流失!”

        “好的我在……呃……”

        宁枫又愣住了 ,确实身份证上写了详细地址 ,可这特么是籍贯,他想起来刚刚透过窗户看的外面,是一个老小区,怎么看都不像是某某村56号的样子。

        也就是說身體原主人沒在老家,也就是說甯楓現在並不知道自己在哪!

        “先生 !先生 !请保持深呼吸,坚持不要睡过去 !保持呼吸  ,到空气流通的位置,您边上有其他能提供帮助的人吗,先生! ! !请告诉我地址!”

        电话那头的急救中心接线员已经急了,大概是认为求救的宁枫快要失去意识了 。

        宁枫确实深呼吸着 ,他想到这里是小区,应该还是有其他居民的。

        “那个…谢谢你啊 ,我自己想办法去医院…”

        “啊 ! ?先生你……嘟~~~”

        宁枫已经挂掉了电话,揣上钱包和那一大堆卡片 ,带上了手机 ,在头晕目眩中走出房间又打开大门走出客厅。

        楼道对面的人家隐约有电视的声音透门而出,但没看到有门铃 。

        宁枫咽了口口水 ,甩开脑子里一些冷笑话式的联想 ,直接用带着血的右手敲向大门 。

        “砰”“砰”“砰”

        “救命啊~~~~~~~~~ !”

        第3章時候到了

        宁枫得救了 !

        虽然那副比鬼还恐怖的样子吓得领居家小孩大哭,宠物狗疯狂龇牙吼叫,连邻居家大人也着实骇得不轻 ,但人家终归还是救了他 。

        对方两夫妇搀扶着半死不活的宁枫下楼,在小区保安的帮助下一起将宁枫扶进私家车,然后载着宁枫飙车到了医院 。

        在意识模糊中 ,宁枫听到了那夫妇两在医院大吼,听到了医护人员的叫声和大量杂乱的脚步声  ,之后断断续续听到了一些医护人员抢救自己的声音。

        “快快快 !急救室 !患者左腕动脉割裂失血严重 !”

        “讓開讓開讓開,讓918博天堂注册 通過!”



        “立刻进行血型配比,准备输血 !”

        “縫合傷口!”



        “患者左右眼瞳孔散大 ,糟糕 ! !脉搏停止 !”

        “准备电击 !”

          。 。  。

        等宁枫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夕阳的余辉将病房的窗台照射的金灿灿的  。

        如同上一次蘇醒一樣,甯楓非常艱難的睜開了眼睛。

        “你醒了 ?护士 !护士小姐!他醒了!”

        病床边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随后护士和医生从外面快速跑来,开始给宁枫做检查 。

        醫生是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他做完檢查後對著病床上一臉緊張的甯楓笑了笑。

        “除了伤口疼  ,身体还有什么其他不适吗 ?”

        宁枫感受了一下 。

        “感觉使不上力气 ,还有就是很累……”

        “嗯 ,放轻松,这些都是正常的,伤口已经缝合 ,并且给你输了血 ,先住院观察几天 ,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如果方便的话,最好让你的家属过来一趟 。”

        “好,好的醫生……”

        “嗯 ,除了失血,你主要是营养不良和休息不足,并没有什么大病,你休息吧 ,有事按铃叫护士就行 !”

        “謝謝醫生,謝謝,謝謝!”

        醫生檢查完甯楓的身體,叮囑他好好休息就轉身離開了。

        宁枫到这时候心头才算松了一大口气 ,看起来自己应该是不用死了!

        只有死过一次然后再次面临死亡,才能懂得生命的可贵,至少宁枫是这样 。

        然后宁枫意识到边上还有人在陪自己,应该是救了自己的邻居,躺在病床上转过头面向这个中年男子 。

        “谢谢您,谢谢您了,不是你们救我,我肯定就死在家里了 !”

        “不客气不客气…虽然平常很少看到你出门 ,但都是邻居嘛…”

        何止是很少看到甯楓出門,半年都未必能見到一回,似乎原來的甯楓一直很少與外人接觸。

        男子穿着卡其色的夹克外套 ,里面则是一件T恤 ,一张看起来大约三四十岁国字脸 。

        “那个…小宁啊……垫付的医疗费用的是你钱包里的现金 ,还有  ,你没醒的时候我翻过你手机的通讯录了,里头没有你家人的备注,要不你给他们打个电话  ?”

        这话的意思宁枫听出来了 ,对方是想要回家了。

        毕竟非亲非故,做到现在这样已经仁至义尽了,宁枫是没有丝毫怨气的 ,反而充满感激,不是对方自己早死了  。

        這裏是醫院,有值班護士,而且自己算不上什麽都做不了,其實也不需要陪護。

        宁枫赶忙回应男子 。

        “好的好的,我会通知我朋友过来的 ,您先回家吧,对了您叫…”

        “我叫陆荣升 。”

        “嗯,谢谢你了陆哥 ,谢谢你们一家人救了我 ,没有你们我今天就危险了 ,我还把你们的车弄脏了 ,你肯定也累了,你先回去吧,改天我一定会重谢的!”

        中年男子稍微有些不好意思。

        “小宁,你先打电话,等你朋友来了我在再走吧 !”

        “不用不用 !陆哥你先回去了,这里是医院,有护士和医生的,再说我这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呃…”

        宁枫顿时尴尬了 ,“割脉”两字吐不出口。

        对方似乎也意识到了一点,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最后嘴角动了动,还是出口了。

        “小宁啊 ,你还年轻,身份证上看也才23岁 ,不管有多大的坎坷……听我一句话,不至于轻生啊……”

        這話題讓甯楓十分不自在。

        “是啊是啊 ,陆哥你说得对 ,我这也是到后面就怕了 ,就后悔了,所以才向你们求救了 ,对了你出来这么久了 ,家里人也该急了 ,你先回家吧陆哥!”

        “没事 ,今天周末 ,我还是等你朋友来了再说吧 !”

        “真不用陆哥…你就先回去了,这是医院 ,不会有事的!”

        中年男子确实想回家了 ,实际上宁枫这样子哪怕擦干净了血 ,其实还是有些瘆人的 ,所以客套了两句最后还是起身离开了 。

        终于 ,病房内只剩下了宁枫一人 ,房间内的隔壁床铺则无人入住 。

        “呼……”

        这时候 ,宁枫可算是真真正正的能松一口气了 。

        顺手将床头的手机拿过来,点开通讯录翻了翻,确实没有什么亲人的标注 ,只有几个标着名字的号码,不多 ,也就5个  ,宁枫连他们是谁现在在哪都不清楚 ,自然不会打电话叫他们 。

        然後他發現了床頭的錢包,交響情人夢漫畫有些不安的琢磨起一件大事來。

        ‘这医疗费…付的出来吧 ?话说 ,银行卡密码是啥 ?’

        医院床头柜上还放着叫餐的单子,似乎是在餐点时间能让护士帮忙带饭,但现在宁枫一点饿的感觉都没有 ,就只是困。

        强烈的疲惫感一阵阵传来 ,眼皮子直打架 ,这身体的原主人不是个变态就绝对是个熬夜狂 ,不知道多久没好好睡觉了 。

        明明刚醒没多久,但宁枫觉依然得非常累 。

        带着对于医疗费问题的不安 ,宁枫终于扛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 。

        病房内的挂钟已经指向深夜 。

        宁枫此刻有种十分诡异的感觉,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但他发现自己的视线居然游离在病房中 。

        明明知道自己闭着眼睛,明明知道自己睡得正酣,甚至能听到身体因为疲惫发出的微弱鼾声,可却能看到此刻昏暗病房 。

        宁枫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灵魂现在对身体得位不正 ,所以有些魂体分离,反正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好一会了,也没有任何不适感 。

        有时候会有种正在做梦的恍惚感 ,每当这时候,宁枫就会发现自己的视线变得有些诡异,居然能直接好似意识抽离一样 ,看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那闭着眼酣睡的身体,有种照立体镜子般的荒谬感。

        同样是这种恍惚时刻,宁枫虽然依旧可以清晰看到周围 ,但其中好似隐藏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浑浊感,并且不时伴随某种无规律的搅动,就像是隔着浑水看鱼。

        有意思的是,次数多了,宁枫就发现如果此刻的自己杂念越少 ,这种恍惚时刻就出现得越少 ,杂念越多则出现频率和那种无形的浑浊波动也会更剧烈 ,让他不由的在怀疑这是不是就是自己的“思绪”  ?

        这期间,护士小姐来巡查过一次病房 ,此外就是属于住院部夜晚的寂静 。

        而挂钟秒针转动的声音则显得尤为明显了 ,宁枫就这么看着病房内的一切,居然一点也不觉得无聊。

        “叮鈴……”



        “叮鈴……”

        “叮鈴……”

        不知什么时候 ,时不时能听到一阵细微的铃声 。

        宁枫觉得有些奇怪 ,医院晚上有人会摇铃铛  ?

        “叮鈴…”

        “叮鈴…”

        随着铃声逐渐由远及近  ,让人觉得温度都在缓缓下降 ,宁枫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

        “叮鈴…”

        ……

        每一声铃响都好似敲击在心头,气氛和情绪在细微中慢慢变化 ,给了宁枫一种身临恐怖片的感觉……

        宁枫盖着薄被子的酣睡身体也随着意识的不安蜷缩起来 。

        最後,在甯楓恐慌情緒中,鈴聲停在了自己這間病房外。

        肯定有什么恐怖的事情要发生了,宁枫很想醒过来呼叫护士,可却做不到 。

        在这种特殊的睡梦状态下 ,他惊恐的看到 ,两个古代官差打扮的黑衣人缓缓“穿透”了房门,一点点走了进来 。

        一丝丝幽光中散发着阴森的气息 ,停在宁枫的床前 。

        “宁枫 !你的时候到了!”

        第4章粗大事了  !

        恐惧归恐惧 ,但宁枫还是看清了大致细节 。

        两个身着黑衣“人”并肩而立 ,头戴方形高冠 ,一身黑衣 ,在束腰左侧佩刀,一个手持锁链,一个手握铜铃 ,样子有些像宁枫印象中的古代捕快却又有不同。

        随着两者跨入病房 ,一种强烈的阴森感袭来。

        这是勾魂使者  ?

        這世界上真的有鬼 ?真的有陰曹地府 ?

        哪怕遇上了穿越这种事,宁枫现在也淡定不起来 ,更何况似乎两个勾魂使者是来抓自己的 !

        “叮鈴…”

        左边的勾魂使者摇动铜铃  ,让宁枫感觉到了轻微的晕眩。

        “宁枫,你的时候到了,快随我等前往阴司报到 !”

        勾魂使者的声音没有起伏 ,丝毫不带任何温度  。

        “叮鈴…”

        那名使者再次摇动铜铃 ,依然只是让宁枫感到了轻微的晕眩 。

        “嗯 ?”

        另一面勾魂使者望向同僚,然后再次望向病床上带着细微鼾声的枯瘦男子 ,森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疑惑 。

        “奇怪 ,此人之魂居然不应招魂铃而出  ?”

        这声音传到宁枫的耳中 ,让宁枫突然发现 ,这两个勾魂使者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奇特“做梦状态”。

        本来看到勾魂使者 ,让宁枫以为自己刚刚的诡异状态全是因为勾魂使者的关系,现在看来似乎另有原因。

        ‘招魂铃招不出我的魂  ?招不出来最好!’

        招魂铃对着宁枫的身体反复摇动了好几下,都没有产生什么反应 。

        兩名勾魂使者相互對視一眼,右邊那名勾魂使者解下了手中的鎖鏈。

        “咵啦啦…”

        漆黑的锁链一部分拖到了地上,露出了尖锐森冷的铁钩 。

        “待我用勾魂索直接将他的魂勾出来 !”

        说话间勾魂使者猛然一甩,漆黑的锁链一下飞出 ,直接没入宁枫的身体 。

        “啊!”

        宁枫痛苦的惨叫起来,但这是灵魂的叫声,床上的身体相应作出痛苦的蜷缩反应 。

        “還不出來 ?”

        勾魂使者猛力往后拉拽 ,使得宁枫感受到的痛苦立刻加剧好几倍。

        ‘我不要死 !我不要死 !我不要去地府!!我不去 !’

        这种恐惧感比之前割脉临死的时候还要强烈 ,宁枫拼命的想要抵抗这种拖拽  ,医生明明说他度过了危险期 ,明明说他除了缺乏休息营养不良以外身体还算健康的!

        ‘不可能的  !!我还年轻的!!我不可能现在就死的 !’

        宁枫试图朝着勾魂使者大吼,但两名使者却毫无所闻 。

        “宁枫,你使了何种手段 ,敢抗拒阴司律法 !!是想魂飞魄散不成  ?”

        左侧的勾魂使者在怒声中已经一手握刀 ,而右侧的勾魂使者则在加大力度,也更加剧了宁枫的痛苦 。

        ‘这次真的要死了…要死了…我还这么年轻! ! !多希望是梦啊…是个噩梦多好啊 !’

        强烈的恐惧和强烈的不甘 ,宁枫忽然发现在这种时刻自己竟然恍惚起来 ,身体周围出再次现了在浑水中搅动的感觉。

        ‘这是自己的魂魄要被拉出来了么  ?’

        这种时刻,宁枫脑海中已经浮现了各种身处地狱的场景 ,甚至还闪过各种阴间恶鬼,如黑山老妖之类的东西将自己噬魂撕碎……

        黑白二氣在甯楓身中彌漫,甚至不斷從蹊跷溢出……

        看到了…随着恍惚感越发强烈 ,宁枫发现自己真的看到了 ,看到了眼前的地狱,看到了阴间的恶鬼  !

        宁枫没注意到,此时此刻 ,两名勾魂使者身体一震 ,骇然看向四周 。

        “好强的阴气恶意  !”

        “情況不對!”

        两名勾魂使者惊叫出声,他们发现医院的房间忽然间发生了变化  ,变得好似风化了千百年般满目疮痍,周围更是充斥着模糊的黑雾更透着一丝丝绿光,刮着令勾魂使者也感到森冷的风 。

        左侧使者大吼 :

        “何方鬼妖胆敢妨碍阴司使者 !”

        右侧使者紧接着呼喝 :

        “还不快速速退去 !”

        阴司使者已经松开了勾魂索,和同僚一起手握刀柄严阵以待,这鬼物声势巨大,其干涉影响令勾魂使者都无法看破 。

        而且有胆子妨碍阴司的都不会是善茬 ,善者不来啊 !

        “我等乃立华府城隍大人下辖勾魂使者 ,何方恶鬼速速……”

        勾魂使者话还没说完,沙哑的恶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

        “來…枉死城…陪我……”

        “嗚嗚…嗚嗚嗚嗚……”

        无数充满戾气的哭泣声传来 ,无数透明的挣扎魂影子浮现。

        “枉死城  ?不好快躲!”

        勾魂使者惊声中一左一右闪动避开,同一时刻 ,两只充满黑气的骨爪突然穿出四周的黑雾……

        两名使者跳跃之中各自拔刀而出 ,无声无息间斩向骨爪。

        “噔…”“噔…”

        骨爪被斩出两道裂纹但却趋势不减 ,在阴司使者还没来得及收刀的时候直接抓住了闪躲中的两名勾魂使者 ,随后便将它们拖入迷雾后隐约可见的恐怖环境之中。

        “啊!”“啊 !”

        勾魂使者的两声惨叫让宁枫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身体在床上一抖就睁开了眼睛,所有的景象也刹那消失。

        “呼…呼…呼…呼……”

        宁枫剧烈的喘着粗气  ,身上的病号服和薄被已经被打湿了一大片 ,侧着头看着黑夜中的病房,眼睛里的惊恐还未退去。

        ‘是夢 ?不!不是夢!’

        “嘔…咳咳……”

        他突然咳出一口血 ,只是这血液还没落到胸口和床铺上 ,就化为黑灰风化消失。

        一口血咳出  ,宁枫好似被抽掉了全部力气,瘫软在了床上。

        好一会,他才缓和过来,有余力观察四周 。

        他发现隔壁的病床坍塌了,上面的金属横杆有些扭曲,他发现墙壁上出现了墙壁上出现了裂纹 ,挂钟也掉落在了地上 。

        而且之前所有的记忆全都历历在目,甚至能回忆起勾魂使者说的每一句话,之后发生的可怕事情更是如此诡异 。

        那句“来枉死城陪我…”让宁枫有些惊骇莫名  ,似乎那正是在自己恍惚中噩梦的一部分!

        这一刻,脑海中突然闪过之前看到的一些画面 :自杀的“宁枫” ,墙壁上“保持清醒”的毛笔字 ,家里的大量兴奋类药剂、咖啡和提神饮料 ,再结合这身体的严重睡眠不足……

        這個同樣也叫“甯楓”的家夥,一直很怕睡覺!

        ‘难道我睡着了会带来什么可怕的事情  ?’

        才想到这一点,头部突然传来一整强烈的刺痛感,好似无数钢针扎顶  ,一幅幅零碎的记忆画面也随之粗暴的挤入脑海 。

        宁枫整个人痛苦的发不出声音,在病床上抽搐起来  。

        直到半分钟后 ,痛苦感才终于缓和下去,宁枫好似一条死狗一样摊在床上 ,无力的呼吸着  。

        那些記憶碎片全是關于身體前主人的痛苦和掙紮過程,他擁有一種奇特的能力,某些時候做夢時夢到的東西會出現在現實的周圍。

        这原本是值得兴奋的事情,可当某一次“宁枫”因为做噩梦而导致父母双亡的时候,对于当时还是青少年的“宁枫”产生了巨大打击 。

        “甯楓”害怕睡覺,害怕做噩夢,害怕自己變成怪物…

        人是很难控制自己的梦的 ,如果梦中你恰巧是个怪物 ,那么可能也会成为怪物出现在现实  ,而梦中的思绪极其混乱复杂,会做出一些清醒时觉得匪夷所思甚至可怕的事。

        這也是“甯楓”幾次想要自殺的原因,也是家裏備著這麽多興奮藥劑和咖啡的原因,直到這一次,“甯楓”終于自殺成功了!

        “誤會你了啊…”

        宁枫平复着呼吸喃喃自语 。

        ‘等等!我好想忽略什么重要的东西 !’

        宁枫转头,有些茫然的看着病房内的狼藉  ,终于想起来什么了,然后身子猛一个激灵 。

        ‘卧槽!出特么大事了!我杀了两个勾魂使者  !’

        (本章完)

        詳情

        猜你喜歡